粤ICP备3267659号


招商QQ:88009152
  • 有聊|任贤齐:曾经是令狐冲 如今是风清扬-中新网

      中新文娱北京4月10日电(刘越)上世纪九十年代、回归前夕,夜色中的香港灯红酒绿。歌舞厅传来的靡靡之音被风吹散,着黑色西装,神色桀骜的男人倚在小巷拐角,指缝间一点橘色烟火晦暗不明,变幻莫测的光影投在男人脸上,照亮眼中那抹游走在善恶边缘的迷茫与踌躇——这大概就是电影《边缘行者》中,男主角阿骆的形象。

    《边缘行者》剧照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

      往前一步是黄昏 退后一步是人生

      《边缘行者》的故事发生在港英当局治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。男主角阿骆作为警局卧底打入黑帮社团,却意外和社团的几位成员结下深厚友谊。

      在任贤齐看来,“阿骆”被迫在兄弟情与正义之间抉择,最终陷入两难境地。“我的角色其实是警队卧底,一开始为了收集犯罪证据进入社团,遇到了一帮有江湖道义的兄弟,还有非常疼爱我的老大。”

    《边缘行者》剧照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

      区别于往常港产警匪片,任贤齐选择用“挣扎”和“压抑”勾勒“阿骆”的人物底色。自古忠义难两全,他做不到背叛警徽,又不得不违心跟着社团当一个不法之徒;他不想背叛兄弟,但又必须维护社会秩序。

      “兵不是兵,贼不是贼”的尴尬局面让角色面临复杂的情绪转换,也大大增强了演员的表演难度。“在面对是非善恶的时候,你的抉择会让你进退两难。阿骆这个角色很压抑,他永远生活在黑白边缘,所以演的过程当中蛮挣扎的,对角色的拿捏也很不容易,但我演起来很过瘾。”

    《边缘行者》剧照。片方提供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。片方提供

      都说自古美人配英雄,而《边缘行者》中的爱情线却着墨不多,强调的是阿骆和几位伙伴的兄弟情。当年意气风发的一群人最终走向分崩离析,让人唏嘘不已,任贤齐也是深有感触。他印象最深的是那场和黑帮龙头林耀昌(任达华饰)摊牌对峙的重头戏,拍的时候酣畅淋漓,结束时却久久难以出戏。

      “那种无奈就像《伤心太平洋》的歌词一样,‘往前一步是黄昏,退后一步是人生’,进退两难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任贤齐摇头叹息:“拍那场戏的时候,我觉得我真的快到心理临界点,快崩溃了。因为我戏外跟华哥(任达华)的感情很好,他就像我大哥一样,直接反射到这个戏里面的角色。我知道他很疼爱我,我也知道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回不了头了,但我还是要拼命把他拉回来,所以那场戏我演起来久久不能自已。”

    《边缘行者》剧照。片方提供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。片方提供

      电影里是过命的交情,戏外的两人关系也亲如兄弟。时隔16年再度合作,任贤齐和任达华的相处更为默契,“华哥没事就会来探班,即使没有他的戏。他本来就是我大哥,对我们很好,很照顾我。很多打戏华哥都会真来,真的打完我们之后又舍不得。”任贤齐笑着做了一个摸脸的动作,那是任达华安慰弟弟们的方式,“我知道他是为了帮助大家入戏,能够跟这么好的演员一起合作,对我来讲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提升。”

      你总是心太软 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

      其实对大部分观众来说,任贤齐还是那个记忆中悠然弹唱着《心太软》《春天花会开》《对面的女孩看过来》,笑得爽朗又温柔的“小齐哥”。而电影里的“阿骆”可一点都不温柔,动起手来毫不含糊。

      虽然心不软,任贤齐却做到了“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”。电影中充斥深巷枪战、惊险追车等场面,还有许多打斗情节。面对如此多的动作戏,任贤齐的态度是能亲身上阵就亲身上阵。“打戏几乎都是我们自己来的,如果都是替身,那要我干嘛?替身去演就好了。我和谭耀文对打得最多,每天两个人起床都是腰酸背痛的。我们就是希望全力以赴,因为我们都知道,少挨一脚、少打一拳,可能就没那么精彩了。”

    《边缘行者》剧照。片方提供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。片方提供

      在拍摄花絮中,任贤齐的手肘被玻璃酒瓶多次击打,而为了展现出更好的效果,他坚持不带护具。拍摄结束,任贤齐掸着领子上的玻璃碴,神色平静,就如同此时谈起这个话题的他。“我会评估我可以做到什么程度,能够经得起多大的冲撞,能够做多少就地翻滚,我自己也有数。在评估范围内能做到的,我就会努力去做到。”

      任贤齐并不觉得这是什么“事儿”,他身上有成熟艺人在岁月沉浮间酝酿出的云淡风轻。这几年来,保持低调的他总会遭遇外界的一些负面评价,“偶尔会看到一些评论说我是不是过气了,甚至我吃胖的时候,有人会说我油腻、邋遢、放纵。”

      任贤齐善意地将这些评价定义为“不了解”:“你们不知道我为了拍电影吃到了200斤,没关系,等我拍出来之后你就知道了;我去赛车,我去拍纪录片,我去了新疆的沙漠,我去了青海的可可西里,你们也不知道,但这是我的人生,我不太会在意外界的眼光,我只会认真去思考这件事情对我的人生有没有意义。”

      春天花会开 鸟儿自由自在

      “春天花会开,鸟儿自由自在”,正如歌中所唱,任贤齐身上有一股向新世界展开怀抱的生命力,蓬勃又青春。他曾经领跑时代,而如今又乐于跟随时代的步伐。对于“内卷(内部竞争)”“摆烂(破罐破摔)”“凡尔赛(故作矜持的炫耀)”“YYDS(永远的神)”等互联网热词,任贤齐信手拈来,还现场造句,“朋友跟我说‘你看我这个车老跑不快,好讨厌’,一拿出来是超跑,我说你这样太凡尔赛了。”

    c
    任贤齐写真。受访者提供

      幽默、亲和、锐意进取,是任贤齐的魅力所在。他像极了他演绎的“令狐冲”:豁达、开朗、率性而为。而正是这种用幽默消解负面情绪的乐观,让他在面对某些促狭的提问时也能大方调侃自己。互联网上流传着一个梗:有人问,任贤齐当年有多红?答曰:他是唯一一个演遍了杨过、令狐冲和楚留香三大美男子的歌手。

      任贤齐说,“当时不是我想去演那些角色,我原来是要去唱主题曲的,他们看我好像很能打,然后长得也不是太差,就叫我去演了。但说真的,我最多像令狐冲,我没有杨过的俊俏跟楚留香的潇洒,但是我努力去接近。可是因为当时拍摄的进度太赶了,通常都睡眠不足,所以想帅也帅不起来。现在想想,当年我也还是长得蛮俊俏的。”

    任贤齐写真。受访者提供
    任贤齐写真。受访者提供

      时光荏苒,当年一往无前的令狐冲变成了今日给后辈传授“独孤九剑”的风清扬。近年来,《追光吧!哥哥》和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等唱跳类综艺大获成功,任贤齐也跃跃欲试,“我也会想要去参加这样的综艺节目,因为可以认识很多新生代的人,不管是演员或是歌手。我觉得综艺节目是一个很好的平台,但先决条件就是我们要认真去做内容,不要为了收视率,老是挑拨吵架。认认真真把节目做好,把音乐做精彩,努力的过程能够让大家看到,我也会去参加的。”

      任贤齐还笑称,自己会是节目中的“长辈担当”,“像现在让我去演武侠电影一样,我可能没有办法演杨过、令狐冲了,我现在是风清扬或者是其他的掌门人,用这种身份去看一些新生代的年轻人。希望可以提供自己的经验和平台,邀请他们来我的演唱会,让他们表演,让他们展现。”

      率直爽朗,永葆一颗年轻的心,去好奇去探索;通透成熟,用坚实的臂膀,托举起新的后浪。既像令狐冲,又像风清扬,也许这就是独属任贤齐一人的江湖人间。
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。片方提供
    《边缘行者》海报。片方提供

      快问快答 中新网X任贤齐

      Q:如果不当演员,你最想从事什么职业?

      A:体育记者。学体育我跑不动了,希望用讲的。

      Q:听到观众的哪句评价你会最开心?

      A:够拼命。

      Q:哪句评价会让你最难过?

      A:哪一句好像都没有,因为我脸皮很厚。

      Q:目前最想合作的演员是哪一位?

      A:易烊千玺,我觉得他够拼命。

      Q:如果要去旅行的话,你会第一个打电话给谁?

      A:打给金城武。因为没有人会知道,我们两个都很低调。

      Q:如果要借钱的话你会打给谁?

      A:我要找个有钱的人,我想一下,大概九孔(台湾综艺演员)好了。

      (因为他有钱吗?)

      不是,因为他住我家对面,直接钱拿过来,很快就拿到了。

      Q:唱歌和表演,在心中怎么排序?

      A:一样,跟天秤一样,我那时候歌唱多一点时间,这时候是演戏多一点时间,然后阶段性地调整。

      Q:替广大的网友问一句,什么时候发新歌?

      A:问老天爷,新歌要写得出来,好歌不好找,我当然可以交差,但是我不想交差。

      Q:如果能和一个人互换一一天的人生,会和谁换?

      A:我想跟我儿子换,我想知道他怎么看这个爸爸。

      (您希望收获什么的答案?)

      还不错,老爸要当一个很酷的老爸。(完)